yinyinai031.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yinyinai031.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武林大會
上一篇:出狱龙
下一篇:袁家堡之变

夏,空氣中夾雜著暖風和花香,巨大的四座擂台在山崖旁顯得十分不成比例。此崖名曰斷腸崖,據說古時候一個叫楊過的老處男曾在此處強行XX了一名黃花閨女,那女還懷了一個叫楊康的孩子(嗯,楊過他兒應該是叫楊康吧...不是的話找火星,俺是經他確認后才寫上的。)那黃花閨女悲憤之下跳下山崖去,而那黃花閨女的家勢不是一般的強大,據說整個州的墓都是他們家造的,那黃花閨女的姐姐李莫愁知道后邊滿世界的追殺楊過,並把它鎖在崖旁16年,而有一天,一個叫金庸的落魄小說家無意中經過這里,並且知道這件事的經過之后,發揮了深厚的扯淡功力,將此事改編成令人感動的愛情故事,並提名《神雕俠侶》...斷腸崖由此而聞名。



這四座擂台下密密麻麻擠滿了人,有男人、有女人、還有騷道士,可謂是什麽渣都有。



這些人都是慕名來參加十年一度的武林大會,只要被武林大會提名,那名聲、金錢、伴侶都不成問題。據說上一屆的冠軍---二花 自從贏了之后,代廣告、接A片、拍電影、寫自傳、爆绯聞、做變性手術....只要明星能干的,一個都沒拉下,甚至現在的名聲已經能跟以淫而名冠天下的雨季相比。



而人群里面有不少猥瑣的貨在扮豬吃老虎,甚至還有的渣在人群中假裝龍套甲爲自己拉人氣。



某賤道士:“聽說了沒!這次傳說中最純潔的蛋道士也會出戰!!知道蛋道士這人不!量你孤陋寡聞也不知道!!”



某賤和尚愣了愣,隨即裝出大吃一驚的模樣,道:“真的!!!蛋道士也會出戰!!太好了!!我是蛋道士的忠誠的粉絲!!對了!!那什麽蛋道士是男的女的??”



某賤道士:“.....”



————————————————————



地點:某廂房“月華師妹...這次我們合練你尋到的‘陰陽雙修功’真的可以有所突破?”一個面貌俊美,衣著睡衣的男子道。



“初見師兄,當然是真的了!書上說了,只要女子爲處子之身,男子爲童子之身,修煉時索産生的效果是平常的百倍以上!”一個女子答道,女子身著一襲粉紅琉仙裙,薄如輕紗,帖服在身上,將女子曼妙的身姿完美的襯托,那*的胸脯和修長的玉腿在紗裙的掩映下更是誘人無比。“好了,師兄,我們快點開始吧!”



兩人心神控制勁氣,氣入丹田陽關命門脊中懸樞靈台至陽神道身柱陶道大椎啞門風府腦戶強間后頂,左腿微屈,右臂內彎,氣凝身心,凝欲于陰半柱香的時間,兩人已經全身通紅。此功法在修煉前運功時會將大量的男女雙修方法傳入腦中,就算什麽都不懂的純情小處男,也會頓時變得如同火星附體一般。



月華覺得一陣陣溫暖,更有一股股熱流翻滾著,一絲絲的感覺在聖地里騷~動。他的乳晶瑩雪白、溫潤柔滑。隨著呼吸的起伏,峰頂粉紅色的蓓~蕾似乎跟著抖動。初見突然上前抱住月華,一股少女的幽香直沖腦門,初見直覺一陣恍惚。初次被男性有力的臂膀擁著的月華,不禁輕聲,隨即羞紅滿臉,只覺一陣暈眩,無力軟軟的靠在初見結實的胸膛上,胸口更是一陣小鹿亂撞,無意的在天邪的胸膛上滑蹭著。



初見貼上月華櫻紅的熱唇、撬開月華的貝齒,只見月華雙手環抱著初見的頸項,微閉的媚眼輕輕跳動,嬌羞的模樣惹人愛憐;略爲淩亂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讓人心馬意猿。



漸漸的月華的衣裳松散開在兩旁,露出凝脂般柔嫩的肌膚,跟初見古銅色結實的膚色相互晖映著。初見撫摸著落雨的全身,粉頸、胸口、雙~乳,最后到那已經泛濫的陰~濕之地,屈指向內*。月華的小腰像水蛇般不住地扭動著,開始配合著初見的動作。



初見再也壓制不住,拿出硬~梆梆的雞巴抵在月華的蜜~口,“啊!好痛!!師兄!!你...輕一點!!”月華正處在陶醉之中,被這突然的襲擊搞的忍不住嬌喊。



初見的雞巴雖然只進入了一個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緊~夾的快~感。片刻之后,月華覺得花~蕊里刺痛的感覺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她渴望里面的東西在進入的深一點,但羞于啓齒,只好輕輕的扭動蠻~腰。初見立刻會意,開始向前進。初嘗禁果的月華“嘤!”地輕呼一聲清呼,雙臂抱緊初見寬厚的后背,滿臉桃紅,更增媚色,水汪汪的眼中恰似要*水般。



“師兄!!師兄!!我不行了!!!啊!!!”隨著月華的一聲尖叫,初見的龍精噴湧而出!灑在了花~蕊深處!而體內的真氣也變得比以前渾厚數倍!現在已經可以與巅峰高手。........



擂台中間,一個人如泰山一般,威風凜凜站在那里,看著台下人臉上即害怕又崇拜的表情,那莊嚴冷峻的表情上突然露出一抹....淫~笑。



正可謂,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此人就是第一屆武林大會的冠軍!傳說他的氣勢形體,天然之姿,固非人之敵,翕然龍舉云興~雄赳赳氣昂昂,雖已無人知曉此人已存世多久,但此人面容相貌若非龍駒,當是鳳雛!那棱角分明的俊臉讓無數懷春少女*萌動,暗送秋波,媚眼連抛。沒錯!!你沒有猜錯!!!這渣就是雨季!!



只見雨季虎步一邁,面容嚴肅的說出四個字,沒錯!是四個字!這四個字是什麽,相信大家已經猜出來了!!那四個字就是———“嘿嘿嘿嘿!”只見雨季面容嚴肅的說完這四個字之后,全場都響起震耳欲聾的掌聲!更是有無數寂寞美少女將定情信物、情書、貼身內衣、舊電腦、電視機、家用電器之類的抛上場。雨季來不及運起內力,就被這些總重達幾十噸的暗器掩埋。現場由協和醫院提供的救助隊立馬將雨季放上擔架就走。此時的雨季面容慘白,像似剛剛被蹂~躏過的小受一樣。這幅面容無意外的將現場少女體內的母性煥發出來。



此時一個全身素衣,面容嬌媚的少女在人群中走出,輕聲道:“我乃蝶衣谷嫡傳弟子,把這位公子交給我來救治吧!”



協和醫院的醫生們一聽,頓時全身一抖,隨即將手中的擔架放下,向這名女子行禮:“原來是蝶衣谷高徒!!失敬!!失敬!!”女子微微一點頭,然后手一招,擔架浮空而起,“嗖”的一聲,擔架與那名女子已經消失不見!!



由于雨季的負傷,所以原本計劃好半小時的講話縮短至由主辦方——夕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皇冠之子——皇冠小兒說四個字——“比賽開始”



武林大會的擂台會將所有的參賽選手的實力數據化,之后將參賽選手隨機分配到X個賽場進行一百場初級淘汰賽,每次比賽過后,選手的體力將立即恢複至最佳。一天下來就可以將參賽選手縮至原值的1%,第二天就能將數十萬參賽選手縮至十名,而這十名選手無論排名第幾,都會名震全州....嗯,就跟某個星球的《快樂男僧》和《快樂女尼姑》一樣,前十名在比賽過后都會有巨量的粉絲。



——————————————————————————



武林大會組合場....



——————————————————————————



名稱:情無殇名號:天痕真君身份:傳說中才高八斗、風流倜傥、純潔無害、夜御N女的淫賊之徒。



技能:媚~功、御女功《媚功》:發動此功可引起異性注意,並對己産生好感。



另注:對心性堅強、功法高超、鐵石心腸、萬年老處等女性無效。



《御女功》:高級雙修功法,可在雙修時增加內功,更可大幅度增加*時間。



另注:此功法只能使男性得利,對女性法力有輕微傷害。



名稱:云煙如夢名號:無痕天師身份:傳說中才高八斗、風流倜傥、純潔無害、夜御N女的神逍遙之徒。



技能:媚~功、御女功、???、???、???。



初見臉色凝重的看著用探查探得的信息。傳聞情無殇法力中下、攻擊低下但是敏捷極高,且招式奇出不窮,以招式詭異、盜法高超、勾引少~婦而得名,傳聞神州中的百強門派,已有半數以上的宗主被帶過綠帽。此傳聞,在他的徒弟屬性與功法看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對面的兩人,皆用充滿勾攝之力的眼神看著初見身邊的月華,只見月華冷哼一聲,運用與初見雙~修獲得的無上真氣將對方強行切斷,雖然自身要收輕傷,但給這兩個放~蕩孟浪之徒一點震懾,還是值得的。



招式被切斷后,無痕與天痕兩人一愣,隨即又恢複了以前那欠抽的表情。兩人齊齊向前一跨,雙手畫太極后,一個紫色的太極八陣圖向葉天邪飛來,初見立即拿起手中的寶劍,運用無上真氣向八陣圖斬去,“砰~”一個極其細微的爆炸聲在八陣圖上爆炸開來,隨后,八陣圖立即消失不見。天痕無痕兩人齊齊一笑,隨即打了一個響指。初見一愣,隨即后背被一個巨大的沖擊波撞過,葉天邪被這巨大的沖擊之力沖出三米遠,在想拿起命運之刻之時,卻發現命運之刻早已不見。而命運之刻此時已經被天痕拿在手中把玩著,葉天邪見此一幕,不怒反笑天痕無痕兩人已經,想要欺物逃走時,卻發現自己的法力已經全部散失!



寶劍乃是與初見本名相連之物,只要初見意念一動,便可發招。而天痕無痕的敏捷極高,重物型的寶劍若想打到他們,比登天還難。在寶劍發功時,大部分的效果都加持在了天痕身上,使天痕直接重傷。



初見嘴角一勾,大吼一聲:“龍咆哮!!!”巨大的龍吟過后....兩個龍套就這樣去領盒飯了!



————————————————————



悅來客棧天字一號房慕妖目光迷離的看著眼前的男子...他真的是我命中天子麽...如果不是的話,爲什麽我會不止一次的夢見他....



慕妖將手覆在雨季的臉上,臉忽然變得绯紅,之后將櫻唇靠在雨季的嘴邊,輕輕吻了下去...就在此時,雨季突然睜開眼睛...其實這渣早就醒了~~~而此時就是將他保存了幾十年的處男之身給破了的最佳時機。他等這一天~~嗯,已經等出腎結石了。



只見雨季一個反撲將妖妖壓在身下,吻上妖妖的櫻唇.......



雨季在幕妖身上親吻撫摸著,雖說雨季還是還是萬年處男,但是亂~搞男女關系類的影片還是有著深入研究的,而芳心暗許的妖妖也然芬臉含春,一雙手不自禁地伸進春衫里。眼神迷亂,嘴巴微張,吐出一截粉紅的*尖,鼻息急促,用手在自己的身上上下遊移著。她的胴~體從外露,鏡頭曼妙,更加迷人。



雨季將手在妖妖的私密處輕輕一捅,妖妖便忍不住“嘤咛”,她把雙腿盡力地並在一起,雙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雙峰上撫弄。一雙微紅美目,直視著雨季,那眼神中*渴望、焦急。她的嬌~乳起伏不平,胸前的雙峰上下低地顫動著。



妖妖生的邊沈魚落雁之姿,兼之守身如玉。雨季將妖妖的長裙褪下,露出兩條皎如白玉的修長美~腿,雨季咽了一*水,伸手要將妖妖的兩~腿分開,妖妖羞愧難當,反而*了雙~腿。雨季欲~火攻心,猛力將兩條美腿*,妖妖忍不住呻~吟起來“嗯...不要....”



只見妖妖雙~腿大開,一片芳~草烏黑茂盛,隱藏著兩片嫣~紅,惹人愛憐。那*的聖地微見濕潤,泛著絲絲水光,尚未成災,但已有一股*溢滿洞口,欲滴未滴,襯得飽~滿的恥~丘色澤鮮麗,又軟又嫩,似乎只要一引便可泛濫一般。妖妖頸子纖美,香肩柔潤,胸前雙峰更是豐盈挺拔,同那如柳*、圓中帶翹的*搭配起來,著實令人垂涎。那體態豐若有肌,柔若無骨,固然誘人之極,更難得的是一身肌膚香嬌玉嫩,竟不見一處傷痕,細緻無瑕,真乃極品。



面對這麼誘人的秘境,雨季忙將自己衣物褪下,胯下之物繼已又~粗~又~長,瀰漫著無窮精力。雨季將手指在幽谷處挑逗,不多時便*淋漓,溢滿股間。而嘴卻*那挺~立的玉豆,妖妖被刺激的整個人就像被電流通過全身,舒服卻是難以忍受,身體也越來越熱。幾乎快要被刺激的暈眩過去了,感到自己的幽谷里,也是癢、麻、酥百般滋味並俱。



雨季將小雨季放在幽谷口,輕輕挺進,妖妖也覺微微疼痛,突然雨季用力插~入,只聽“撲哧”一聲,堅~挺的小雨季已經突破障礙到達幽谷盡頭。妖妖這一下痛的熱淚直流,渾身顫抖,幾乎張口叫出,但卻被雨季的嘴唇緊緊封住,想是痛極,雙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擺動,眼神中流露出哀求的表情。指甲也深深的刺進了雨季背上的肌膚。小雨季雖然想要進出,但也強忍著等妖妖的疼痛過去。



“姑娘(突然想起來這貨還不知道她名字),現在還痛麽?”雨季輕聲問道.



妖妖嬌羞的埋起頭,說道:“已經...不痛了”



雨季等這句話已經很久,一聽此話小雨季便采著“*”的方法輕輕*起來,見妖妖苦盡甘來,一副*蕩漾,媚態動人的俏*模樣,更加欲火如熾,自己也感覺不過瘾,便*的一陣比一陣快,一陣比一陣猛。



“啊...公子...好舒服啊....啊....公子....你好厲害....啊......”妖妖此時欲潮泛濫,欲仙欲死,兩頰*,櫻唇微開,喘氣如蘭,猶如一朵盛開的海棠,極爲妖豔動人,口中*著。“啊...要....要丟了!!!”



雨季感覺小雨季被一股來自妖妖幽谷深處的熱流沖擊著,急忙定住身子不敢亂動,等待著妖妖的身子*著平息下來。



妖妖已經滿足,而火~欲旺盛的雨季缺連一半都沒達到,稍事停了一會后,妖妖只覺得火熱的小雨季,在幽谷內上下摩擦,那種*難耐的感覺又逐漸的愈來愈劇烈了,本來已似沒有了知覺的身體又感到無比的舒服。一陣陣春水~,從幽谷深處內湧出,她情不自禁的迎著,扭腰擺臀,向上迎套......



初見在剛剛與绮夢的交戰中,被绮夢的毒物所傷,身中“合~歡~散”。



“合~歡散”這種毒藥既沒有春~藥的催~情功效,也沒有讓人喪失理智的作用,只要的就是在一個時辰內必須與三名女子或一名處~子之身的女子交~合。否則即使身負神功,也無濟于事。于是乎,這種藥成爲了陽~痿男與太監男的噩夢。



而初見則是自幼精力旺盛,也深知這藥的危害,遍將全身法力全部湧出,使出了江湖中常見的一招“昏睡術”



昏睡術是江湖中最常見的一招,甚至可以說是下三濫的功夫,不但費法力,而且只能對單人使用,成功率也是極低,但因初見的法力高深(又高又深),使昏睡術大大加強。



绮夢直覺全身力氣像似被抽空一般,癱倒在地上,但意識仍在。忽覺玉體一緊,一雙男人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盈盈的纖纖細腰。她本對初見就頗有好感,只是家命難爲,此刻被初見抱住,身體不覺一陣小鹿亂撞。



此時绮夢玉頰暈紅,嬌羞萬般,輕輎挽輍美眸羞合。“你……這登徒子!快住手....”绮夢含羞怒嗔,那個男人一聲不答,一雙摟緊绮夢*纖腰的手漸漸放肆起來,在绮夢全身玉體上遊走……見貌若天仙、美麗清純的絕色少女還是聖潔的處女之身,使性~欲高漲初見更加放肆。绮夢不由得嬌羞無限,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不能睜開,只有任其在自己的玉體上淫戲輕薄。



初見在绮夢柔弱無骨的玉體上肆掠,只見绮夢嬌面暈紅、麗色無倫,鼻中聞到一陣陣冰清玉潔的處子特有的體香,不由得*高燃。他一雙手在绮夢的玉體上遊走,先輕*绮夢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雪膚柔嫩滑膩……雙手漸漸下移,經過绮夢挺直白皙的優美玉頸、*玉潤的細削香肩,隔著一層薄薄的白衫握住了绮夢那飽滿翹挺、*柔潤,剛好盈盈一握的嬌~乳。



“唔.....嗯......”绮夢一聲火熱的嬌羞輕啼,清純秀麗的绮夢芳心嬌羞無限,*暗生。初見的一雙手握住花绮夢聖潔美麗的嬌挺*一陣撫搓、*……同時低下頭,吻住花绮夢鮮紅柔嫩的櫻唇。



“嗯......”绮夢玉頰羞紅如火,嬌羞地輕啓玉齒。與初見的舌頭糾纏著...她那淺溝的泉水,已經象洪水般的流個不完。初見伸出中指,順著流泉,侵向淺溝,慢慢往里面鑽,鑽入沒多深時,绮夢绉著眉叫道:“啊!!痛...不要!!!”而掙扎的雙手無意間碰到了小初見,不由得驚呼一聲:“這麽大...”說完便意識到什麽,嬌羞的將頭埋了起來,绮夢全身雪白無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膚滑膩如絲,玲隴浮凸、優美起伏的流暢線條使得全身胴~體柔若無骨、嬌~軟如綿,猶如一具粉~凋~玉~琢的雪蓮花,是那樣的美豔、嬌~嫩。玉~滑嬌~嫩的粉~腿頂部一團柔柔的陰~毛,澹黑微卷……初見看得口干舌燥,欲火如熾。



初見俯身壓住花绮夢玉~嫩嬌~滑、柔若無骨的*玉體,大嘴在绮夢的櫻桃小口、羞紅桃腮、嬌~挺椒~乳上狂~吻淫~吮,一雙手在绮夢一絲不挂的嬌美玉體上淫戲羞花。绮夢芳心含羞,玉~頰暈~紅,嬌~羞~萬般地*聲聲:“唔……唔……唔……唔……”她又羞又怕地感到一根又大又硬的滾~燙的“大東西”正一伸一縮地彈頂著自己柔軟的小腹。



當他的手沿著绮夢那玉滑細削、纖美雪~嫩的玉~腿輕**绮夢的玉~胯“花溪”,手指分開緊閉的*幽谷,並在绮夢那聖潔神密的幽谷口沿著處~女*而敏感萬分的“花瓣”上輕擦*時,绮夢更是嬌~啼不斷:“唔……啊……啊……啊……啊……唔……哎……”處女芳心嬌羞無限,一個末經人事、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哪經得住他這樣挑逗淫戲?只見花绮夢緊閉的玉溝中一滴、兩滴、三滴……亮晶晶、滑~膩膩的乳~白粘~稠的處女愛~液含~羞乍現,越來越多的神密*漸漸滲出了花绮夢緊閉的嬌~嫩玉~溝。初見注意到绮夢火熱的下身漸漸溫潤、濕~濡,绮夢飽滿柔軟、雪~白滑~嫩的玉~乳上那兩粒嫣紅玉~潤的“蓓~蕾”也逐漸變~硬、變大,翹*來,他明白這絕色佳人也情~欲暗~湧,所以他也開始行動。他分開绮夢含羞緊閉的玉~腿,露出绮夢的玉~胯~桃~源,然后*小初見刺向绮夢聖~潔幽~



深的幽~谷深處。



初見沖著幽~深狹~窄的處~女“花~徑”深處狠狠地*去。“啊……”绮夢一聲痛~苦而羞澀地嬌~



啼:“哎……痛……啊……”粗大*的滾燙小初見已刺破女~神般美貌聖潔的绮夢那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的證明——處~女~膜,他已深深進入美~貌如仙的絕色佳人绮夢那尚是處~子之軀的仙體內。绮夢的處~女膜被刺破,一絲疼痛夾著一絲*的充實感傳遍全身,绮夢羞紅,柳眉微皺,兩粒晶瑩的淚珠湧出含羞輕合的美眸,一個冰清玉潔、美貌絕色的聖潔處女已失去寶貴的處女,绮夢雪白的玉股下落紅片片。由于受到花绮夢愛~液淫~津的浸泡,那插在花绮夢幽谷中的*越來越粗大,越來越充實、脹滿著處女那初開的嬌小*的“花~徑”。



初見開始輕抽緩插,輕輕把*撥出绮夢的密谷,又緩緩地頂入聖~潔處~女那火熱幽~深、嬌~小緊~



窄的嫩~滑幽~谷。“嗯……嗯……嗯……嗯……嗯……”绮夢開始柔柔*,嬌滑玉嫩、一絲不挂、嬌~軟雪白的美麗胴~體也開始微微蠕~動、起~伏。



在绮夢那美妙雪白的*玉體嬌羞而難捺的一起一伏之間,回應著小初見的進出,小初見逐漸加快了節奏,下身在绮夢的幽~谷中進進出出,越來越狠、重、快……绮夢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雙玉滑嬌美、*細削的優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擡高……最后又盤在初見的臀后,以幫助初見能更深地進入自己的深~處。



絕色清純的少女那芳美鮮紅的小嘴*婉轉:“唔……唔……唔……嗯……唔……哎……唔……唔……



你……噢……唔……請……唔……你……唔………唔……輕……點……唔……唔……唔……輕…”绮夢花面羞紅,粉~臉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歡。



半個時辰后,绮夢已經登上了三次巅峰,而初見也將精液賜出,與绮夢登上了男女巅峰~~~~



自從初見奪得武林大會第三屆的冠軍后,人氣夜夜暴漲,此時在全派上下老小的擁護下,初見回到了房間。



房間內,除了朴素清新的用具之外,一道靓麗的身影卻是閃了葉天邪的眼睛。女子身穿綠色長裙,面容嬌媚,尤其是那挺~拔的玉~峰與雪白的肌~膚。



只見女子輕~笑一聲,嬌道:“初見師弟,幾日不見,便把姐姐忘了麽?你這個負心漢!”



天邪直覺小腹中一陣火燒,強制壓下欲~火,笑道:“柳師姐,師弟就算忘記師傅,也不會忘記師姐呐~~”



女子聽到這話,微微一愣。以前初見可是一個萬年受,隨便挑逗一下便滿臉通紅,而此時的初見從修煉了那部雙~修功后,性格比以前強硬數倍。



谷中一處幽靜的山凹,一圈竹籬圍著一座小屋,竹籬內的庭院雖然不大,但繁花點點,粉嫩鮮美的花蝶一對對的翩翩飛舞在陽光下,讓這座小院顯的簡潔典雅。小院附近的小河里傳來陣陣蛙鳴,旁邊的草叢里螽斯聲也隨之附和。使人不覺就沈寂在這份甯靜之中。派中只有那些長老或爲門派立功之人,才能享受到這如詩如畫的人間仙境。



但這里卻難以使人平靜心神蕩漾,因爲,除了昆蟲叫聲,小屋里更傳來一陣陣女人的嬌~喘和呻~吟,伴隨著體~肉互撞的響亮,勾起人類最原本的欲~望。



小屋里的寢室,一個體格結實擁有小麥色皮膚的剛健男子正*站在床前,俯下了身去,若即若離地在女子贲起的玉~峰上*起來,一手更*女子腿~間,就著女子那片濕~膩,手指頭輕輕柔柔地在女子未嘗君啓的密地中**起來,惹得女子無法自主地扭動著,雖是說不出話來,但*的語言卻是拚命地鼓勵渴求,要他快些充實她的空~虛。男子此時也已是箭在弦上。



看著女子在他手下不住嬌~顫喘息,媚目水汪汪地射出無限情火,一雙玉~腿更是嬌媚地夾擠著他的手,男子終於也忍受不住了,他分開了女子一雙玉~腿,讓女子輕吐*的密地暴露出來,雙手輕輕地*著女子的嬌~臀,靈巧的舌頭更在女子的玉~峰盡情地*吻吮,就在女子熱情的呻~吟聲中,男子那長~槍已慢慢地*了女子的密地之中。



男子就是初見,而女子則是葉天邪的師姐——柳月。



初見自從修煉了那一門雙~修功后,便越來越控制不住欲~火,而柳月對初見的情意濃濃,特意在初見的房中挑逗,在你情我願之下,嗯~~~就亂搞了男女關系含苞初破的*雖痛,但此時此刻的柳月在心滿之下,又怎會在乎這區區疼痛呢?忍著澈骨的酥痛麻,柳月*纖腰,順著他的侵犯扭搖起來,讓那股快樂充滿了全身,喘息得更加甜美。



而隨著柳月熱情的反應,初見款款抽~送起來,柔情蜜愛、極其溫存,*之間更不斷旋磨著柳月蜜心那極度敏感之處,磨得柳月欲火難禁,元陰隨著他的輕薄逐漸*,任他那經驗豐富的*一點一點地cx著,而在cx之間,那強烈無比的快樂,更使得柳月欲火高燃,完全無法抗拒地到達了巅峰美境,隨著整個人無力癱慵,柳月處子最珍貴的元Y再沒半點封鎖,在初見緊貼密地的*吸唧之下,一股快感從*迅速漲滿了柳月全身,呻吟的聲音登時瘋狂地高了起來……一張奇異的大床之上,初見赤身*,正摟著一絲不挂的柳月大肆*,而柳月恍若心智昏迷,竟然不知羞恥地宛轉承迎、*不勝,隨著初見的*不住*,一股又一股混著*之血的*不斷流出,泄得遍地。在經曆過人生的第一次后的柳月臉色紅潤,更見柔媚,*連連,吐氣如蘭。初見在稍稍疲軟后,又漸漸堅~硬起來。




上一篇:出狱龙 下一篇:袁家堡之变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